雀舞幽壑

我感觉作为丈夫我始乱终弃。口口声声说要生生世世却冷落着最早娶的touch马克笔;转头就与Marco彩铅狼狈为奸;朝三暮四了施耐德彩墨;又在小倌馆里跟法卡勒勾线笔把酒言欢;最近另结新欢辉柏嘉固体水彩。陪嫁巨匠蘸水笔和樱花针管笔气得吹胡子瞪眼漏墨以示罢工不干,正妻手机在一旁虎视眈眈。  我安抚了正妻,找来染指过的小妾们,她们都那么天香国色,在其中间抉择困难,不知该临幸谁,不禁唉声叹气,只好全部打发回府,虚情假意的与正妻表达忠诚——













不不不你们听我解释这不是我什么都没画的借口不是不是不是【

评论

热度(13)